特聚購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投資者關系 > 投資者保護
    投資者關系
     

    刑法修正案(十一) 學習材料匯編 (上市公司篇)

     2021年3月

     

    目  錄

     

    一、修改決定

    1.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令(第六十六號)

    2.刑法修正案(十一)修改條文對照表(節選)

     

    二、相關文獻

    1.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的說明

    2.刑法有關證券期貨犯罪的條文

    3.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操縱證券、期貨市場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19]9號)

    4.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印發《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二)》的通知(公通字[2010]23號)(節選)

     

    三、深度解讀

    1.  彰顯“零容忍”決心 保障資本市場平穩健康發展——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祝賀刑法修正案(十一)通過

    2.時延安:刑法修正案(十一)三方面提升對證券期貨犯罪震懾效力

    3.謝杰:刑法修正案(十一)顯著提升對證券期貨犯罪震懾效力

    4.劉憲權:刑法修正案(十一)審議通過 強化證券期貨違法犯罪治理“行刑銜接”

    5.刑法修正案大幅提高證券期貨犯罪刑罰力度

    6.刑法修正案(十一)獲通過!欺詐發行犯罪刑期最高可達15年,信披造假罰金取消20萬元上限

    7.欺詐發行、信披造假刑期罰金大幅上提!三類新型操縱市場行為將被追究刑責,“股市名嘴”等被點名

     

    四、典型案例

    1.康得新財務造假案

    2.康美藥業財務造假案

    3.獐子島財務造假案

    4.東方金鈺財務造假案

    5.長園集團財務造假案

    6.汪耀元等人內幕交易案

    7.吳聯模操縱市場案

    8.遠大石化跨市場操縱期貨合約案

     


     

     

     

     

     修改決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令(第六十六號)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令

    第六十六號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十一)》已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四次會議于2020年12月26日通過,現予公布,自2021年3月1日起施行。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習近平

    2020年12月26日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十一)(節選)

     

    (2020年12月26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四次會議通過)

     

    八、將刑法第一百六十條修改為:“在招股說明書、認股書、公司、企業債券募集辦法等發行文件中隱瞞重要事實或者編造重大虛假內容,發行股票或者公司、企業債券、存托憑證或者國務院依法認定的其他證券,數額巨大、后果嚴重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后果特別嚴重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組織、指使實施前款行為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非法募集資金金額百分之二十以上一倍以下罰金;數額特別巨大、后果特別嚴重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非法募集資金金額百分之二十以上一倍以下罰金。

    單位犯前兩款罪的,對單位判處非法募集資金金額百分之二十以上一倍以下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第一款的規定處罰。”

    九、將刑法第一百六十一條修改為:“依法負有信息披露義務的公司、企業向股東和社會公眾提供虛假的或者隱瞞重要事實的財務會計報告,或者對依法應當披露的其他重要信息不按照規定披露,嚴重損害股東或者其他人利益,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前款規定的公司、企業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實施或者組織、指使實施前款行為的,或者隱瞞相關事項導致前款規定的情形發生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犯前款罪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是單位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第一款的規定處罰。” 

    十三、將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條第一款修改為:“有下列情形之一,操縱證券、期貨市場,影響證券、期貨交易價格或者證券、期貨交易量,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一)單獨或者合謀,集中資金優勢、持股或者持倉優勢或者利用信息優勢聯合或者連續買賣的;

    (二)與他人串通,以事先約定的時間、價格和方式相互進行證券、期貨交易的;

    (三)在自己實際控制的帳戶之間進行證券交易,或者以自己為交易對象,自買自賣期貨合約的;

    (四)不以成交為目的,頻繁或者大量申報買入、賣出證券、期貨合約并撤銷申報的;

    (五)利用虛假或者不確定的重大信息,誘導投資者進行證券、期貨交易的;

    (六)對證券、證券發行人、期貨交易標的公開作出評價、預測或者投資建議,同時進行反向證券交易或者相關期貨交易的;

    (七)以其他方法操縱證券、期貨市場的。”

    二十五、將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條修改為:“承擔資產評估、驗資、驗證、會計、審計、法律服務、保薦、安全評價、環境影響評價、環境監測等職責的中介組織的人員故意提供虛假證明文件,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一)提供與證券發行相關的虛假的資產評估、會計、審計、法律服務、保薦等證明文件,情節特別嚴重的;

    (二)提供與重大資產交易相關的虛假的資產評估、會計、審計等證明文件,情節特別嚴重的;

    (三)在涉及公共安全的重大工程、項目中提供虛假的安全評價、環境影響評價等證明文件,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的。

    有前款行為,同時索取他人財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構成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第一款規定的人員,嚴重不負責任,出具的證明文件有重大失實,造成嚴重后果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刑法修正案(十一)有關證券期貨犯罪修改

    條文對照表(節選)

    (左欄加框部分表示刪除的內容,右欄黑體字部分表示新增或修改的內容)

    修改前條文

    修改后條文

    第一百六十條 在招股說明書、認股書、公司、企業債券募集辦法中隱瞞重要事實或者編造重大虛假內容,發行股票或者公司、企業債券,數額巨大、后果嚴重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非法募集資金金額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五以下罰金。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第一百六十條 在招股說明書、認股書、公司、企業債券募集辦法等發行文件中隱瞞重要事實或者編造重大虛假內容,發行股票或者公司、企業債券、存托憑證或者國務院依法認定的其他證券,數額巨大、后果嚴重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后果特別嚴重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組織、指使實施前款行為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非法募集資金金額百分之二十以上一倍以下罰金;數額特別巨大、后果特別嚴重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非法募集資金金額百分之二十以上一倍以下罰金。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非法募集資金金額百分之二十以上一倍以下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第一款的規定處罰。

    第一百六十一條 依法負有信息披露義務的公司、企業向股東和社會公眾提供虛假的或者隱瞞重要事實的財務會計報告,或者對依法應當披露的其他重要信息不按照規定披露,嚴重損害股東或者其他人利益,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

    第一百六十一條 依法負有信息披露義務的公司、企業向股東和社會公眾提供虛假的或者隱瞞重要事實的財務會計報告,或者對依法應當披露的其他重要信息不按照規定披露,嚴重損害股東或者其他人利益,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前款規定的公司、企業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實施或者組織、指使實施前款行為的,或者隱瞞相關事項導致前款規定的情形發生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犯前款罪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是單位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第一款的規定處罰。

    第一百八十二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操縱證券、期貨市場,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一)單獨或者合謀,集中資金優勢、持股或者持倉優勢或者利用信息優勢聯合或者連續買賣,操縱證券、期貨交易價格或者證券、期貨交易量的;

    (二)與他人串通,以事先約定的時間、價格和方式相互進行證券、期貨交易,影響證券、期貨交易價格或者證券、期貨交易量的;

    (三)在自己實際控制的帳戶之間進行證券交易,或者以自己為交易對象,自買自賣期貨合約,影響證券、期貨交易價格或者證券、期貨交易量的;

    (四)以其他方法操縱證券、期貨市場的。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第一百八十二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操縱證券、期貨市場,影響證券、期貨交易價格或者證券、期貨交易量,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一)單獨或者合謀,集中資金優勢、持股或者持倉優勢或者利用信息優勢聯合或者連續買賣的;

    (二)與他人串通,以事先約定的時間、價格和方式相互進行證券、期貨交易的;

    (三)在自己實際控制的帳戶之間進行證券交易,或者以自己為交易對象,自買自賣期貨合約的;

    (四)不以成交為目的,頻繁或者大量申報買入、賣出證券、期貨合約并撤銷申報的;

    (五)利用虛假或者不確定的重大信息,誘導投資者進行證券、期貨交易的;

    (六)對證券、證券發行人、期貨交易標的公開作出評價、預測或者投資建議,同時進行反向證券交易或者相關期貨交易的;

    (七)以其他方法操縱證券、期貨市場的。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第二百二十九條 承擔資產評估、驗資、驗證、會計、審計、法律服務等職責的中介組織的人員故意提供虛假證明文件,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

    前款規定的人員,索取他人財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犯前款罪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第一款規定的人員,嚴重不負責任,出具的證明文件有重大失實,造成嚴重后果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第二百二十九條 承擔資產評估、驗資、驗證、會計、審計、法律服務、保薦、安全評價、環境影響評價、環境監測等職責的中介組織的人員故意提供虛假證明文件,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一)提供與證券發行相關的虛假的資產評估、會計、審計、法律服務、保薦等證明文件,情節特別嚴重的;

    (二)提供與重大資產交易相關的虛假的資產評估、會計、審計等證明文件,情節特別嚴重的;

    (三)在涉及公共安全的重大工程、項目中提供虛假的安全評價、環境影響評價等證明文件,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的。

    前款行為同時索取他人財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構成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第一款規定的人員,嚴重不負責任,出具的證明文件有重大失實,造成嚴重后果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相關文獻

     

     

     

     

     

     

     

     


     

    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的說明

     

    ——2020年6月28日在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次會議上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副主任 李 寧

     

    委員長、各位副委員長、秘書長、各位委員:

    我受委員長會議的委托,作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的說明。

    一、修改刑法的必要性

    刑法是國家的基本法律,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中居于基礎性、保障性地位,對于打擊犯罪、維護國家安全、社會穩定和保護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具有重要意義。黨中央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歷來十分重視刑法的修改和完善工作。1997年全面修訂刑法以來先后通過了一個決定、十個刑法修正案和十三個有關刑法的法律解釋,及時對刑法作出修改、補充和明確適用。總體看,現行刑法適應當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總體情況和預防、懲治犯罪的需要。同時,也需要根據新任務、新要求、新情況對刑法作出局部調整。一是,落實黨中央決策部署的要求。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對安全生產、產權保護、金融市場秩序、食品藥品安全、生態環境、公共衛生安全等領域的刑法治理和保護提出了明確要求。二是,適應國內國際形勢變化和當前面臨的新情況、新斗爭需要,與疫情防控相關的公共衛生安全、生物安全,以及知識產權領域等法律的制定修改進一步銜接,需要刑法作出相應調整,以增強法律規范的系統性、完整性、協同性。三是,近年來司法實踐中出現了一些新情況新問題,全國人大代表、中央政法機關和有關部門、地方等都提出了一些修改刑法的意見建議,需要修改刑法予以明確和解決,回應關切。

    二、起草的主要工作和總體思路

    本屆全國人大常委會以來,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按照黨中央決策部署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立法規劃安排,認真學習貫徹黨中央有關要求,研究落實具體方案,針對實踐中的新情況、新問題和各方面提出的意見建議,深入調查研究,會同中央依法治國辦、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以及國務院有關部門反復研究溝通,廣泛聽取各方面意見,對主要問題取得共識,形成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

    這次刑法修改的總體思路:一是,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決策部署,將黨中央決策轉化為法律制度。緊緊圍繞保障黨和國家重大戰略目標實現、保障改革開放成果和建設法治中國、平安中國的要求,更加注重統籌發揮好刑法對經濟社會生活的規范保障、引領推動作用。二是,堅持以人民為中心,適應新時代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圍繞堅決打好“三大攻堅戰”,加強保護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特別是有關安全生產、食品藥品、環境、公共衛生等涉及公共、民生領域的基本安全、重大安全。三是,進一步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適應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要求,把握犯罪產生、發展和預防懲治的規律,注重社會系統治理和綜合施策。對社會危害嚴重的犯罪保持高壓態勢,對一些社會危害較輕,或者有從輕情節的犯罪,留下從寬處置的余地和空間;對能夠通過行政、民事責任和經濟社會管理等手段有效解決的矛盾,不作為犯罪處理,防止內部矛盾激化,避免不必要的刑罰擴張。四是,堅持問題導向,針對實踐中反映的突出問題,及時對刑法作出調整。堅持“立得住、行得通、真管用”,避免偏離實踐導向的修改,維護法律的權威和嚴肅有效執行。同時,堅持從我國國情出發,立足我國社會治理實踐。

    三、草案的主要內容

    這次修正案涉及六個方面,共修改補充刑法30條。

    (一)加大對安全生產犯罪的預防懲治

    為進一步強化對勞動者生命安全的保障,維護生產安全,擬對刑法作出以下修改補充:

    一是,對社會反映突出的高空拋物、妨害公共交通工具安全駕駛的犯罪進一步作出明確規定,維護人民群眾“頭頂上的安全”和“出行安全”。

    二是,提高重大責任事故類犯罪的刑罰,對明知存在重大事故隱患而拒不排除,仍冒險組織作業,造成嚴重后果的事故類犯罪加大刑罰力度。

    三是,刑事處罰階段適當前移,針對實踐中的突出情況,規定對具有導致嚴重后果發生的現實危險的三項多發易發安全生產違法違規情形,追究刑事責任。

    (二)完善懲治食品藥品犯罪規定

    為進一步強化食品藥品安全,保護人民群眾安全,與藥品管理法等法律作好銜接,擬對刑法作以下修改完善:

    一是,在藥品管理法對假劣藥的范圍做出調整以后,保持對涉藥品犯罪懲治力度不減,考慮到實踐中“黑作坊”生產、銷售藥品的嚴重危害,規定與生產、銷售假藥罪同等處罰。

    二是,總結長春長生疫苗事件等案件經驗教訓,與修改后的藥品管理法進一步銜接,將一些此前以假藥論的情形以及違反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范的行為等單獨規定為一類犯罪。

    三是,修改食品監管瀆職犯罪,增加藥品監管瀆職犯罪,進一步細化食品藥品瀆職犯罪情形,增強操作性和適用性。

    (三)完善破壞金融秩序犯罪規定

    為進一步防范化解金融風險,保障金融改革,維護金融秩序,保護人民群眾利益,擬進一步完善刑法有關規定:

    一是,完善證券犯罪規定。與以信息披露為核心的證券發行注冊制改革相適應,保障注冊制改革順利推進,維護證券市場秩序和投資者利益,提高欺詐發行股票、債券罪和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刑罰,明確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的刑事責任,同時加大對保薦等中介機構在證券發行、重大資產交易中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等犯罪的懲治力度,提高資本市場違法違規成本。

    二是,從嚴懲處非法集資犯罪。針對實踐中不法分子借互聯網金融名義從事網絡非法集資,嚴重擾亂經濟金融秩序和極大侵害人民群眾財產的情況,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法定最高刑由十年有期徒刑提高到十五年,調整集資詐騙罪的刑罰結構,加大對非法集資犯罪的懲處力度。

    三是,嚴厲懲處非法討債行為。總結“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實踐經驗,將采取暴力、“軟暴力”等手段催收高利放貸產生的債務以及其他法律不予保護的債務,并以此為業的行為規定為犯罪。

    (四)加強企業產權刑法保護

    為進一步加強企業產權保護和優化營商環境,擬對刑法作出以下修改:

    一是,加大懲治民營企業內部發生的侵害民營企業財產的犯罪。進一步提高和調整職務侵占罪、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挪用資金罪的刑罰配置,落實產權平等保護精神。另外,總結實踐中依法糾正的企業產權保護案件經驗,考慮到民營企業發展和內部治理的實際情況,規定挪用資金在被提起公訴前退還的,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二是,修改騙取貸款、票據承兌、金融票證罪入罪門檻規定,對由于“融資門檻高”、“融資難”等原因,民營企業因生產經營需要,在融資過程中雖然有一些違規行為,但并沒有詐騙目的,最后未給銀行造成重大損失的,一般不作為犯罪處理。

    三是,修改侵犯商業秘密罪入罪門檻,進一步提高刑罰,加強對侵犯商業秘密犯罪的懲處。同時,增加規定商業間諜犯罪。

    (五)強化公共衛生刑事法治保障

    為保護公共衛生安全,總結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經驗和需要,與野生動物保護法、生物安全法、傳染病防治法等法律的修改制定相銜接,擬對刑法作出以下修改補充:

    一是,修改妨害傳染病防治罪,進一步明確新冠肺炎等依法確定的采取甲類傳染病管理措施的傳染病,屬于本罪調整范圍,補充完善構成犯罪的情形,增加規定了拒絕執行人民政府依法提出的預防控制措施,非法出售、運輸疫區被污染物品等犯罪行為。

    二是,維護國家安全和生物安全,防范生物威脅,與生物安全法銜接,增加規定了三類犯罪行為:非法從事人體基因編輯、克隆胚胎的犯罪;嚴重危害國家人類遺傳資源安全的犯罪;非法處置外來入侵物種的犯罪等。

    三是,將以食用為目的非法獵捕、收購、運輸、出售除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和“三有野生動物”以外的陸生野生動物,情節嚴重的行為增加規定為犯罪,從源頭上防范和控制重大公共衛生安全風險。

    (六)其他修改完善

    一是,維護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保護英雄烈士名譽,與英雄烈士保護法相銜接,將侮辱、誹謗英雄烈士的行為明確規定為犯罪。

    二是,加大對污染環境罪的懲處力度,增加規定在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非法開墾、開發或者修建建筑物等嚴重破壞自然保護區生態環境資源的犯罪。

    三是,適應軍隊改革情況,對軍人違反職責罪的主體范圍作出完善,明確軍隊文職人員適用軍人違反職責罪規定。另外,根據軍事犯罪審判實踐和需要,進一步調整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軍事秘密罪的刑罰結構,保持罪刑均衡。

    在調研和征求意見過程中,有關方面還提出了其他一些修改刑法的建議。考慮到這些問題,有的各方面認識還不一致,需要進一步研究論證;有的可以適用刑法其他規定懲處;有的可以在法律適用中進一步明確,未列入本草案。

    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和以上說明是否妥當,請審議。

     

     

     

     

     

     

     

     

     

     

     

     

     

     

     

     

     

     

     

    刑法有關證券期貨犯罪的條文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貫徹執行《關于辦理證券期貨違法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有關問題的通知,“證券期貨犯罪”,是指刑法第一百六十條、第一百六十一條、第一百六十九條之一、第一百七十八條第二款、第一百七十九條、第一百八十條、第一百八十一條、第一百八十二條、第一百八十五條之一第一款規定的犯罪。

     

    第一百六十條 欺詐發行股票、債券罪

    在招股說明書、認股書、公司、企業債券募集辦法等發行文件中隱瞞重要事實或者編造重大虛假內容,發行股票或者公司、企業債券、存托憑證或者國務院依法認定的其他證券,數額巨大、后果嚴重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后果特別嚴重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組織、指使實施前款行為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非法募集資金金額百分之二十以上一倍以下罰金;數額特別巨大、后果特別嚴重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非法募集資金金額百分之二十以上一倍以下罰金。

    單位犯前兩款罪的,對單位判處非法募集資金金額百分之二十以上一倍以下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第一款的規定處罰。

     

    第一百六十一條 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

    依法負有信息披露義務的公司、企業向股東和社會公眾提供虛假的或者隱瞞重要事實的財務會計報告,或者對依法應當披露的其他重要信息不按照規定披露,嚴重損害股東或者其他人利益,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前款規定的公司、企業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實施或者組織、指使實施前款行為的,或者隱瞞相關事項導致前款規定的情形發生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犯前款罪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是單位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第一款的規定處罰。

     

    第一百六十九條之一 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罪

    上市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違背對公司的忠實義務,利用職務便利,操縱上市公司從事下列行為之一,致使上市公司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致使上市公司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一)無償向其他單位或者個人提供資金、商品、服務或者其他資產的;

    (二)以明顯不公平的條件,提供或者接受資金、商品、服務或者其他資產的;

    (三)向明顯不具有清償能力的單位或者個人提供資金、商品、服務或者其他資產的;

    (四)為明顯不具有清償能力的單位或者個人提供擔保,或者無正當理由為其他單位或者個人提供擔保的;

    (五)無正當理由放棄債權、承擔債務的;

    (六)采用其他方式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的。

    上市公司的控股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指使上市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實施前款行為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犯前款罪的上市公司的控股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是單位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第一款的規定處罰。

     

    第一百七十八條第二款 偽造、變造股票、公司、企業債券罪

    偽造、變造股票或者公司、企業債券,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一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金;數額巨大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

    單位犯前兩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前兩款的規定處罰。

     

    第一百七十九條 擅自發行股票、公司、企業債券罪

    未經國家有關主管部門批準,擅自發行股票或者公司、企業債券,數額巨大、后果嚴重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非法募集資金金額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五以下罰金。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第一百八十條 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

    證券、期貨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員或者非法獲取證券、期貨交易內幕信息的人員,在涉及證券的發行,證券、期貨交易或者其他對證券、期貨交易價格有重大影響的信息尚未公開前,買入或者賣出該證券,或者從事與該內幕信息有關的期貨交易,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明示、暗示他人從事上述交易活動,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內幕信息、知情人員的范圍,依照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確定。

    證券交易所、期貨交易所、證券公司、期貨經紀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商業銀行、保險公司等金融機構的從業人員以及有關監管部門或者行業協會的工作人員,利用因職務便利獲取的內幕信息以外的其他未公開的信息,違反規定,從事與該信息相關的證券、期貨交易活動,或者明示、暗示他人從事相關交易活動,情節嚴重的,依照第一款的規定處罰。

     

    第一百八十一條 編造并傳播證券、期貨交易虛假信息罪

    編造并且傳播影響證券、期貨交易的虛假信息,擾亂證券、期貨交易市場,造成嚴重后果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一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金。

    證券交易所、期貨交易所、證券公司、期貨經紀公司的從業人員,證券業協會、期貨業協會或者證券期貨監督管理部門的工作人員,故意提供虛假信息或者偽造、變造、銷毀交易記錄,誘騙投資者買賣證券、期貨合約,造成嚴重后果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一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金;情節特別惡劣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

    單位犯前兩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第一百八十二條 操縱證券、期貨市場罪

    有下列情形之一,操縱證券、期貨市場,影響證券、期貨交易價格或者證券、期貨交易量,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一)單獨或者合謀,集中資金優勢、持股或者持倉優勢或者利用信息優勢聯合或者連續買賣的;

    (二)與他人串通,以事先約定的時間、價格和方式相互進行證券、期貨交易的;

    (三)在自己實際控制的帳戶之間進行證券交易,或者以自己為交易對象,自買自賣期貨合約的;

    (四)不以成交為目的,頻繁或者大量申報買入、賣出證券、期貨合約并撤銷申報的;

    (五)利用虛假或者不確定的重大信息,誘導投資者進行證券、期貨交易的;

    (六)對證券、證券發行人、期貨交易標的公開作出評價、預測或者投資建議,同時進行反向證券交易或者相關期貨交易的;

    (七)以其他方法操縱證券、期貨市場的。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第一百八十五條之一第一款 背信運用受托財產罪

    商業銀行、證券交易所、期貨交易所、證券公司、期貨經紀公司、保險公司或者其他金融機構,違背受托義務,擅自運用客戶資金或者其他委托、信托的財產,情節嚴重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操縱證券、期貨市場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法釋[2019]9號

    (2018年9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747次會議、2018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三屆檢察委員會第十一次會議通過,自2019年7月1日起施行)

     

    為依法懲治證券、期貨犯罪,維護證券、期貨市場管理秩序,促進證券、期貨市場穩定健康發展,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規定,現就辦理操縱證券、期貨市場刑事案件適用法律的若干問題解釋如下:

    第一條  行為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認定為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條第一款第四項規定的“以其他方法操縱證券、期貨市場”:

    (一)利用虛假或者不確定的重大信息,誘導投資者作出投資決策,影響證券、期貨交易價格或者證券、期貨交易量,并進行相關交易或者謀取相關利益的;

    (二)通過對證券及其發行人、上市公司、期貨交易標的公開作出評價、預測或者投資建議,誤導投資者作出投資決策,影響證券、期貨交易價格或者證券、期貨交易量,并進行與其評價、預測、投資建議方向相反的證券交易或者相關期貨交易的;

    (三)通過策劃、實施資產收購或者重組、投資新業務、股權轉讓、上市公司收購等虛假重大事項,誤導投資者作出投資決策,影響證券交易價格或者證券交易量,并進行相關交易或者謀取相關利益的;

    (四)通過控制發行人、上市公司信息的生成或者控制信息披露的內容、時點、節奏,誤導投資者作出投資決策,影響證券交易價格或者證券交易量,并進行相關交易或者謀取相關利益的;

    (五)不以成交為目的,頻繁申報、撤單或者大額申報、撤單,誤導投資者作出投資決策,影響證券、期貨交易價格或者證券、期貨交易量,并進行與申報相反的交易或者謀取相關利益的;

    (六)通過囤積現貨,影響特定期貨品種市場行情,并進行相關期貨交易的;

    (七)以其他方法操縱證券、期貨市場的。

    第二條  操縱證券、期貨市場,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條第一款規定的“情節嚴重”:

    (一)持有或者實際控制證券的流通股份數量達到該證券的實際流通股份總量百分之十以上,實施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條第一款第一項操縱證券市場行為,連續十個交易日的累計成交量達到同期該證券總成交量百分之二十以上的;

    (二)實施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條第一款第二項、第三項操縱證券市場行為,連續十個交易日的累計成交量達到同期該證券總成交量百分之二十以上的;

    (三)實施本解釋第一條第一項至第四項操縱證券市場行為,證券交易成交額在一千萬元以上的;

    (四)實施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條第一款第一項及本解釋第一條第六項操縱期貨市場行為,實際控制的賬戶合并持倉連續十個交易日的最高值超過期貨交易所限倉標準的二倍,累計成交量達到同期該期貨合約總成交量百分之二十以上,且期貨交易占用保證金數額在五百萬元以上的;

    (五)實施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條第一款第二項、第三項及本解釋第一條第一項、第二項操縱期貨市場行為,實際控制的賬戶連續十個交易日的累計成交量達到同期該期貨合約總成交量百分之二十以上,且期貨交易占用保證金數額在五百萬元以上的;

    (六)實施本解釋第一條第五項操縱證券、期貨市場行為,當日累計撤回申報量達到同期該證券、期貨合約總申報量百分之五十以上,且證券撤回申報額在一千萬元以上、撤回申報的期貨合約占用保證金數額在五百萬元以上的;

    (七)實施操縱證券、期貨市場行為,違法所得數額在一百萬元以上的。

    第三條  操縱證券、期貨市場,違法所得數額在五十萬元以上,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條第一款規定的“情節嚴重”:

    (一)發行人、上市公司及其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控股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實施操縱證券、期貨市場行為的;

    (二)收購人、重大資產重組的交易對方及其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控股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實施操縱證券、期貨市場行為的;

    (三)行為人明知操縱證券、期貨市場行為被有關部門調查,仍繼續實施的;

    (四)因操縱證券、期貨市場行為受過刑事追究的;

    (五)二年內因操縱證券、期貨市場行為受過行政處罰的;

    (六)在市場出現重大異常波動等特定時段操縱證券、期貨市場的;

    (七)造成惡劣社會影響或者其他嚴重后果的。

    第四條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條第一款規定的“情節特別嚴重”:

    (一)持有或者實際控制證券的流通股份數量達到該證券的實際流通股份總量百分之十以上,實施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條第一款第一項操縱證券市場行為,連續十個交易日的累計成交量達到同期該證券總成交量百分之五十以上的;

    (二)實施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條第一款第二項、第三項操縱證券市場行為,連續十個交易日的累計成交量達到同期該證券總成交量百分之五十以上的;

    (三)實施本解釋第一條第一項至第四項操縱證券市場行為,證券交易成交額在五千萬元以上的;

    (四)實施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條第一款第一項及本解釋第一條第六項操縱期貨市場行為,實際控制的賬戶合并持倉連續十個交易日的最高值超過期貨交易所限倉標準的五倍,累計成交量達到同期該期貨合約總成交量百分之五十以上,且期貨交易占用保證金數額在二千五百萬元以上的;

    (五)實施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條第一款第二項、第三項及本解釋第一條第一項、第二項操縱期貨市場行為,實際控制的賬戶連續十個交易日的累計成交量達到同期該期貨合約總成交量百分之五十以上,且期貨交易占用保證金數額在二千五百萬元以上的;

    (六)實施操縱證券、期貨市場行為,違法所得數額在一千萬元以上的。

    實施操縱證券、期貨市場行為,違法所得數額在五百萬元以上,并具有本解釋第三條規定的七種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情節特別嚴重”。

    第五條  下列賬戶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條中規定的“自己實際控制的賬戶”:

    (一)行為人以自己名義開戶并使用的實名賬戶;

    (二)行為人向賬戶轉入或者從賬戶轉出資金,并承擔實際損益的他人賬戶;

    (三)行為人通過第一項、第二項以外的方式管理、支配或者使用的他人賬戶;

    (四)行為人通過投資關系、協議等方式對賬戶內資產行使交易決策權的他人賬戶;

    (五)其他有證據證明行為人具有交易決策權的賬戶。有證據證明行為人對前款第一項至第三項賬戶內資產沒有交易決策權的除外。

    第六條  二次以上實施操縱證券、期貨市場行為,依法應予行政處理或者刑事處理而未經處理的,相關交易數額或者違法所得數額累計計算。

    第七條  符合本解釋第二條、第三條規定的標準,行為人如實供述犯罪事實,認罪悔罪,并積極配合調查,退繳違法所得的,可以從輕處罰;其中犯罪情節輕微的,可以依法不起訴或者免予刑事處罰。

    符合刑事訴訟法規定的認罪認罰從寬適用范圍和條件的,依照刑事訴訟法的規定處理。

    第八條  單位實施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條第一款行為的,依照本解釋規定的定罪量刑標準,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定罪處罰,并對單位判處罰金。

    第九條  本解釋所稱“違法所得”,是指通過操縱證券、期貨市場所獲利益或者避免的損失。

    本解釋所稱“連續十個交易日”,是指證券、期貨市場開市交易的連續十個交易日,并非指行為人連續交易的十個交易日。

    第十條  對于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中實施操縱證券市場行為,社會危害性大,嚴重破壞公平公正的市場秩序的,比照本解釋的規定執行,但本解釋第二條第一項、第二項和第四條第一項、第二項除外。

    第十一條  本解釋自2019年7月1日起施行。

     

     

     

     

     

     

     

     

     

     

     

     

     

     

     

     

     

     

    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印發《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二)》的通知(節選)

    (公通字[2010]23號)

     

    第五條  [欺詐發行股票、債券案(刑法第一百六十條)]在招股說明書、認股書、公司、企業債券募集辦法中隱瞞重要事實或者編造重大虛假內容,發行股票或者公司、企業債券,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發行數額在五百萬元以上的;

    (二)偽造、變造國家機關公文、有效證明文件或者相關憑證、單據的;

    (三)利用募集的資金進行違法活動的;

    (四)轉移或者隱瞞所募集資金的;

    (五)其他后果嚴重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情形。

    第六條  [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案(刑法第一百六十一條)]依法負有信息披露義務的公司、企業向股東和社會公眾提供虛假的或者隱瞞重要事實的財務會計報告,或者對依法應當披露的其他重要信息不按照規定披露,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造成股東、債權人或者其他人直接經濟損失數額累計在五十萬元以上的;

    (二)虛增或者虛減資產達到當期披露的資產總額百分之三十以上的;

    (三)虛增或者虛減利潤達到當期披露的利潤總額百分之三十以上的;

    (四)未按照規定披露的重大訴訟、仲裁、擔保、關聯交易或者其他重大事項所涉及的數額或者連續十二個月的累計數額占凈資產百分之五十以上的;

    (五)致使公司發行的股票、公司債券或者國務院依法認定的其他證券被終止上市交易或者多次被暫停上市交易的;

    (六)致使不符合發行條件的公司、企業騙取發行核準并且上市交易的;

    (七)在公司財務會計報告中將虧損披露為盈利,或者將盈利披露為虧損的;

    (八)多次提供虛假的或者隱瞞重要事實的財務會計報告,或者多次對依法應當披露的其他重要信息不按照規定披露的;

    (九)其他嚴重損害股東、債權人或者其他人利益,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情形。

    第十八條  [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案(刑法第一百六十九條之一)]上市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違背對公司的忠實義務,利用職務便利,操縱上市公司從事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行為,以及上市公司的控股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指使上市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實施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行為,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無償向其他單位或者個人提供資金、商品、服務或者其他資產,致使上市公司直接經濟損失數額在一百五十萬元以上的;

    (二)以明顯不公平的條件,提供或者接受資金、商品、服務或者其他資產,致使上市公司直接經濟損失數額在一百五十萬元以上的;

    (三)向明顯不具有清償能力的單位或者個人提供資金、商品、服務或者其他資產,致使上市公司直接經濟損失數額在一百五十萬元以上的;

    (四)為明顯不具有清償能力的單位或者個人提供擔保,或者無正當理由為其他單位或者個人提供擔保,致使上市公司直接經濟損失數額在一百五十萬元以上的;

    (五)無正當理由放棄債權、承擔債務,致使上市公司直接經濟損失數額在一百五十萬元以上的;

    (六)致使公司發行的股票、公司債券或者國務院依法認定的其他證券被終止上市交易或者多次被暫停上市交易的;

    (七)其他致使上市公司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情形。

    第二十四條  [擅自設立金融機構案(刑法第一百七十四條第一款)]未經國家有關主管部門批準,擅自設立金融機構,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擅自設立商業銀行、證券交易所、期貨交易所、證券公司、期貨公司、保險公司或者其他金融機構的;

    (二)擅自設立商業銀行、證券交易所、期貨交易所、證券公司、期貨公司、保險公司或者其他金融機構籌備組織的。

    第二十五條  [偽造、變造、轉讓金融機構經營許可證、批準文件案(刑法第一百七十四條第二款)]偽造、變造、轉讓商業銀行、證券交易所、期貨交易所、證券公司、期貨公司、保險公司或者其他金融機構的經營許可證或者批準文件的,應予立案追訴。

    第三十三條  [偽造、變造股票、公司、企業債券案(刑法第一百七十八條第二款)]偽造、變造股票或者公司、企業債券,總面額在五千元以上的,應予立案追訴。

    第三十四條  [擅自發行股票、公司、企業債券案(刑法第一百七十九條)]未經國家有關主管部門批準,擅自發行股票或者公司、企業債券,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發行數額在五十萬元以上的;

    (二)雖未達到上述數額標準,但擅自發行致使三十人以上的投資者購買了股票或者公司、企業債券的;

    (三)不能及時清償或者清退的;

    (四)其他后果嚴重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情形。

    第三十五條  [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案(刑法第一百八十條第一款)]證券、期貨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員、單位或者非法獲取證券、期貨交易內幕信息的人員、單位,在涉及證券的發行,證券、期貨交易或者其他對證券、期貨交易價格有重大影響的信息尚未公開前,買入或者賣出該證券,或者從事與該內幕信息有關的期貨交易,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明示、暗示他人從事上述交易活動,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證券交易成交額累計在五十萬元以上的;

    (二)期貨交易占用保證金數額累計在三十萬元以上的;

    (三)獲利或者避免損失數額累計在十五萬元以上的;

    (四)多次進行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的;

    (五)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第三十六條  [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案(刑法第一百八十條第四款)]證券交易所、期貨交易所、證券公司、期貨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商業銀行、保險公司等金融機構的從業人員以及有關監管部門或者行業協會的工作人員,利用因職務便利獲取的內幕信息以外的其他未公開的信息,違反規定,從事與該信息相關的證券、期貨交易活動,或者明示、暗示他人從事相關交易活動,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證券交易成交額累計在五十萬元以上的;

    (二)期貨交易占用保證金數額累計在三十萬元以上的;

    (三)獲利或者避免損失數額累計在十五萬元以上的;

    (四)多次利用內幕信息以外的其他未公開信息進行交易活動的;

    (五)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第三十七條  [編造并傳播證券、期貨交易虛假信息案(刑法第一百八十一條第一款)]編造并且傳播影響證券、期貨交易的虛假信息,擾亂證券、期貨交易市場,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獲利或者避免損失數額累計在五萬元以上的;

    (二)造成投資者直接經濟損失數額在五萬元以上的;

    (三)致使交易價格和交易量異常波動的;

    (四)雖未達到上述數額標準,但多次編造并且傳播影響證券、期貨交易的虛假信息的;

    (五)其他造成嚴重后果的情形。

    第三十八條  [誘騙投資者買賣證券、期貨合約案(刑法第一百八十一條第二款)]證券交易所、期貨交易所、證券公司、期貨公司的從業人員,證券業協會、期貨業協會或者證券期貨監督管理部門的工作人員,故意提供虛假信息或者偽造、變造、銷毀交易記錄,誘騙投資者買賣證券、期貨合約,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獲利或者避免損失數額累計在五萬元以上的;

    (二)造成投資者直接經濟損失數額在五萬元以上的;

    (三)致使交易價格和交易量異常波動的;

    (四)其他造成嚴重后果的情形。

    第三十九條  [操縱證券、期貨市場案(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條)]操縱證券、期貨市場,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單獨或者合謀,持有或者實際控制證券的流通股份數達到該證券的實際流通股份總量百分之三十以上,且在該證券連續二十個交易日內聯合或者連續買賣股份數累計達到該證券同期總成交量百分之三十以上的;

    (二)單獨或者合謀,持有或者實際控制期貨合約的數量超過期貨交易所業務規則限定的持倉量百分之五十以上,且在該期貨合約連續二十個交易日內聯合或者連續買賣期貨合約數累計達到該期貨合約同期總成交量百分之三十以上的;

    (三)與他人串通,以事先約定的時間、價格和方式相互進行證券或者期貨合約交易,且在該證券或者期貨合約連續二十個交易日內成交量累計達到該證券或者期貨合約同期總成交量百分之二十以上的;

    (四)在自己實際控制的賬戶之間進行證券交易,或者以自己為交易對象,自買自賣期貨合約,且在該證券或者期貨合約連續二十個交易日內成交量累計達到該證券或者期貨合約同期總成交量百分之二十以上的;

    (五)單獨或者合謀,當日連續申報買入或者賣出同一證券、期貨合約并在成交前撤回申報,撤回申報量占當日該種證券總申報量或者該種期貨合約總申報量百分之五十以上的;

    (六)上市公司及其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實際控制人、控股股東或者其他關聯人單獨或者合謀,利用信息優勢,操縱該公司證券交易價格或者證券交易量的;

    (七)證券公司、證券投資咨詢機構、專業中介機構或者從業人員,違背有關從業禁止的規定,買賣或者持有相關證券,通過對證券或者其發行人、上市公司公開作出評價、預測或者投資建議,在該證券的交易中謀取利益,情節嚴重的;

    (八)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第四十條  [背信運用受托財產案(刑法第一百八十五條之一第一款)]商業銀行、證券交易所、期貨交易所、證券公司、期貨公司、保險公司或者其他金融機構,違背受托義務,擅自運用客戶資金或者其他委托、信托的財產,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擅自運用客戶資金或者其他委托、信托的財產數額在三十萬元以上的;

    (二)雖未達到上述數額標準,但多次擅自運用客戶資金或者其他委托、信托的財產,或者擅自運用多個客戶資金或者其他委托、信托的財產的;

    (三)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第四十一條  [違法運用資金案(刑法第一百八十五條之一第二款)]社會保障基金管理機構、住房公積金管理機構等公眾資金管理機構,以及保險公司、保險資產管理公司、證券投資基金管理公司,違反國家規定運用資金,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違反國家規定運用資金數額在三十萬元以上的;

    (二)雖未達到上述數額標準,但多次違反國家規定運用資金的;

    (三)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第四十四條  [違規出具金融票證案(刑法第一百八十八條)]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及其工作人員違反規定,為他人出具信用證或者其他保函、票據、存單、資信證明,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違反規定為他人出具信用證或者其他保函、票據、存單、資信證明,數額在一百萬元以上的;

    (二)違反規定為他人出具信用證或者其他保函、票據、存單、資信證明,造成直接經濟損失數額在二十萬元以上的;

    (三)多次違規出具信用證或者其他保函、票據、存單、資信證明的;

    (四)接受賄賂違規出具信用證或者其他保函、票據、存單、資信證明的;

    (五)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第八十一條  [提供虛假證明文件案(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條第一款、第二款)]承擔資產評估、驗資、驗證、會計、審計、法律服務等職責的中介組織的人員故意提供虛假證明文件,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給國家、公眾或者其他投資者造成直接經濟損失數額在五十萬元以上的;

    (二)違法所得數額在十萬元以上的;

    (三)虛假證明文件虛構數額在一百萬元且占實際數額百分之三十以上的;

    (四)雖未達到上述數額標準,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

    1.在提供虛假證明文件過程中索取或者非法接受他人財物的;

    2.兩年內因提供虛假證明文件,受過行政處罰二次以上,又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的。

    (五)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第八十二條  [出具證明文件重大失實案(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條第三款)]承擔資產評估、驗資、驗證、會計、審計、法律服務等職責的中介組織的人員嚴重不負責任,出具的證明文件有重大失實,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給國家、公眾或者其他投資者造成直接經濟損失數額在一百萬元以上的;

    (二)其他造成嚴重后果的情形。

    第八十七條  本規定中的“多次”,是指三次以上。

    第八十八條  本規定中的“雖未達到上述數額標準”,是指接近上述數額標準且已達到該數額的百分之八十以上的。

    第八十九條  對于預備犯、未遂犯、中止犯,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的,應予立案追訴。

    第九十條  本規定中的立案追訴標準,除法律、司法解釋、本規定中另有規定的以外,適用于相應的單位犯罪。

    第九十一條  本規定中的“以上”,包括本數。

    第九十二條  本規定自印發之日起施行。2001年4月18日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印發的《關于經濟犯罪案件追訴標準的規定》(公發〔2001〕11號)和2008年3月5日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印發的《關于經濟犯罪案件追訴標準的補充規定》(高檢會〔2008〕2號)同時廢止。

     

     

     

     

     

     

     


     

     

     

     

     

    深度解讀

     

     

     

     

     

     

     

     

     

     

     

     

     

     

     

     

     

     

     

     

     

     

     

     

     

     

     

     

     

     

     

     

    彰顯“零容忍”決心 保障資本市場平穩健康發展

    ——中國證監會祝賀刑法修正案(十一)審議通過

     

    2020年12月26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了刑法修正案(十一)(以下簡稱“修正案”),并將于2021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本次刑法修改,是繼證券法修改完成后涉及資本市場的又一項重大立法活動,是貫徹落實習近平法治思想、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的重要舉措,體現了黨中央、全國人大對資本市場的高度重視、親切關心和大力支持,表明了國家“零容忍”打擊證券期貨犯罪的堅定決心,對于切實提高證券違法成本、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維護市場秩序、推進注冊制改革、保障資本市場平穩健康發展具有十分深遠的意義。

    近年來,隨著資本市場快速發展,證券期貨犯罪出現了一些新情況、新問題。一段時間以來,由于犯罪成本低,發生了一些惡性財務造假案件,損害廣大投資者合法權益,危及市場秩序,制約資本市場功能的有效發揮,市場反映強烈。此次刑法修改堅持問題導向、突出重點,以防范化解金融風險、保障金融改革、維護金融秩序為目標,與以信息披露為核心的注冊制改革相適應,和證券法修改相銜接,大幅提高了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中介機構提供虛假證明文件和操縱市場等四類證券期貨犯罪的刑事懲戒力度,為打造一個規范、透明、開放、有活力、有韌性的資本市場提供了堅實的法治保障:

    ——大幅提高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等犯罪的刑罰力度。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等違法犯罪行為是資本市場的“毒瘤”,修正案大幅強化了對上述犯罪的刑事打擊力度。對于欺詐發行,修正案將刑期上限由5年有期徒刑提高至15年有期徒刑,并將對個人的罰金由非法募集資金的1%-5%修改為“并處罰金”,取消5%的上限限制,對單位的罰金由非法募集資金的1%-5%提高至20%-1倍。對于信息披露造假,修正案將相關責任人員的刑期上限由3年提高至10年,罰金數額由2萬元-20萬元修改為“并處罰金”,取消20萬元的上限限制。

    ——強化對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等“關鍵少數”的刑事責任追究。實踐中,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等往往在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等案件中扮演重要角色。修正案強化了對這類主體的責任追究,明確將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組織、指使實施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以及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隱瞞相關事項導致公司披露虛假信息等行為納入刑法規制范圍。

    ——壓實保薦人等中介機構的“看門人”職責。保薦人等中介機構是資本市場的“看門人”,其勤勉盡責對于資本市場健康發展至關重要。修正案明確將保薦人作為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罪和出具證明文件重大失實罪的犯罪主體,適用該罪追究刑事責任。同時,對于律師、會計師等中介機構人員在證券發行、重大資產交易活動中出具虛假證明文件、情節特別嚴重的情形,明確適用更高一檔的刑期,最高可判處10年有期徒刑。

    ——與證券法修訂保持有效銜接。一方面,將存托憑證和國務院依法認定的其他證券納入欺詐發行犯罪的規制范圍,為將來打擊欺詐發行存托憑證和其他證券提供充分的法律依據;另一方面,借鑒新證券法規定,針對市場中出現的新的操縱情形,進一步明確對“幌騙交易操縱”、“蠱惑交易操縱”、“搶帽子操縱”等新型操縱市場行為追究刑事責任。

    “十四五”規劃建議提出,要完善現代金融監管體系,提高金融監管透明度和法治化水平,對違法違規行為“零容忍”。下一步,證監會將以認真貫徹落實刑法修正案(十一)為契機,推動加快修改完善刑事立案追訴標準,加強刑法修正案(十一)內容的法治宣傳教育,不斷深化與司法機關的協作配合,堅持“零容忍”打擊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等各類證券期貨違法犯罪行為,切實提高違法成本,有效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全力保障資本市場平穩健康發展。

     

     

     

     

     

     

     

    時延安:刑法修正案(十一)三方面提升對證券期貨犯罪震懾效力

    2020-12-26 21:36:59 來源: 中國證券報  作者:時延安

    中證網訊(記者 昝秀麗)12月26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了刑法修正案(十一),并將于2021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和證券法修改相銜接,修改內容大幅提高了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中介機構提供虛假證明文件和操縱市場等四類證券期貨犯罪的刑事懲戒力度。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副院長、教授時延安當日在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通過提升法定刑配置、較好地實現“行刑銜接”、打擊“關鍵少數”,刑法修正案(十一)修改內容從三方面提升了對證券期貨犯罪震懾效力。

      一是通過提升法定刑配置,可以形成提升對潛在犯罪人的一般威懾,在一定程度上嚇阻違法犯罪行為。時延安表示,此輪刑法修正,全面提升了實施資本市場犯罪行為的成本,這一點在罰金刑上設置上也有所體現。立法者立法意旨十分清晰,即通過調高法定刑,對潛在犯罪人釋放明確的信號,表明國家對此類行為堅決的否定立場,期待以此達成威懾潛在犯罪人、阻遏其實施犯罪的目的。

      二是有利于較好地實現“行刑銜接”。時延安指出,這類犯罪屬于行政犯罪,即構成犯罪是以首先違反行政法為前提的,從實踐上,也是先由主管的行政機關調查,再行移送偵查機關立案偵查。這次刑法修正,在成立要件上,刑法規范要與前置法的規定相協調;另一方面,在法律后果上,刑法所規定的法律后果通常會較前置法更為嚴厲。此輪刑法修改,在這兩個方面都有所體現。從前一方面來看,例如,依據證券法的規定,發行文件中還包括保薦書等內容,因此,刑法修正案(十一)相應對一百六十條“欺詐發行股票、債券罪”中發行文件的范圍作了擴充;再比如,此輪對操縱證券、期貨市場罪的行為模式的擴充,也體現了與證券法第五十五條間的協調。從后一方面來看,比如,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此前規定的法定刑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其限額罰金刑設置整體上還基本相當于1995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懲治違反公司法的犯罪的規定》這一單行刑法的水平,在當時是與1993年公司法所規定的相應行為的法律后果相協調的。但顯然,二十多年來,不僅經濟水平發生了極大的變化,而且前置法中行政處罰的規定也發生了調整,于是出現了行政處罰中的罰款設置反而高于刑法中罰金刑設置的現象。此輪刑法修改,可以說也是在這一點上實現了兩者之間的協調。

      三是有利于打擊“關鍵少數”。時延安分析,刑法修正案(十一)新增了關于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組織、指使實施欺詐發行股票、債券行為、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行為的規定,對實踐中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組織、指使實施相關行為作出了有效回應,也有利于強化其對發行證券、披露信息的把關責任。刑法修正案(十一)還將保薦人作為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罪的犯罪主體,也有利于在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或者國務院授權的部門只對注冊文件進行形式審查的背景下,防范保薦人提供虛假證明文件,參與相關犯罪。

     

     

     

     

     

     

     

     

     

     

     

     

     

     

    謝杰:刑法修正案(十一)顯著提升對證券期貨犯罪震懾效力

    2020-12-26 21:19:53 來源: 中證網新聞  作者:謝杰

    中證網訊(記者 昝秀麗)12月26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了刑法修正案(十一),并將于2021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和證券法修改相銜接,修改內容大幅提高了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中介機構提供虛假證明文件和操縱市場等四類證券期貨犯罪的刑事懲戒力度。上海交通大學凱原法學院副教授謝杰當日在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刑法修正案(十一)顯著提高了欺詐發行股票、債券罪和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刑罰,明確設置了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構成上述犯罪的構成要件及其刑事責任等,顯著提升了對證券期貨犯罪的震懾效力。

      他建議,刑法修正案(十一)實施過程中,部分核心構成要件尚需進一步通過司法解釋等予以明確,才能真正保障證券期貨犯罪“零容忍”落到實處。

      證券犯罪立法完善

      謝杰表示,2020年3月1日證券法正式施行,明確推行注冊制,其涉及網絡、信息、市場、行政監管、自律審核等諸多方面的內容,證券犯罪刑法規制進行協調修正、立法與司法聯動調整,十分必要。

      刑法修正案(十一)對于證券市場中的虛假陳述犯罪行為進行立法完善,一是顯著提高了欺詐發行股票、債券罪和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刑罰;二是明確設置了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構成上述犯罪的構成要件及其刑事責任;三是完善了中介機構故意出具虛假文件或者過失出具重大文件失實等犯罪行為的構成要件,擴大了刑法規制的范圍。

      他指出,上述立法調整,在保障金融健康發展與健全資本市場法律制度勢在必行的深化改革趨勢下,有利于為資本市場提供充分的刑法準備與保護。在新證券法完成較大規模的修改與實施背景下,證券犯罪的刑法修正,有助于確保刑事立法與司法及時應對資本市場犯罪的挑戰,更好地實現保障市場效率與投資者權益。

      尤其是刑法修正案(十一)在中介機構人員故意提供虛假證明文件、過失出具重大文件失實等犯罪中,增加了保薦機構、與證券發行有關的保薦文件等內容,針對性地擴張了證券犯罪領域中介機構人員的刑事責任范圍。這對于保障注冊制的實施具有重要意義。證券發行注冊制對于提升市場效率具有極為重要的影響,但其本質上要求證券發行主體按照證券法律規定的程序與信息披露規范,在證券中介機構的服務下,就發行計劃、財務會計報告、資信證明等信息予以真實、準確、完整的披露。可見,壓實中介機構的法律責任是施行注冊制極為關鍵的內容。同時,刑法修正案(十一)對于證券發行保薦機構工作人員提供證明文件的故意造假行為、過失的嚴重不負責任行為配置嚴格的刑事責任,此舉有利于維護證券服務市場行業的誠信,保障證券發行注冊制的實施。

      壓實中介機構責任

      謝杰認為,刑法修正案(十一)對證券期貨犯罪刑法條文進行的重要修改,顯然凸顯了刑法震懾的效能。對于風險承擔能力較強的合格投資者與科技創新能力較強的發行人,盡管省卻了證券監管機構管理注冊發行的行政成本,但仍然要求證券發行主體按照證券法律規定的程序與信息披露規范,在證券中介機構的服務下,就發行計劃、財務會計報告、資信證明等信息予以真實、準確、完整的披露。信息披露義務主體在證券發行過程中實施嚴重的欺詐發行、違規信息披露等行為的,應當承擔嚴厲的刑事責任。

      這就要求注冊制下的證券發行人,在證券中介機構的市場化服務下,向投資者披露充分和必要的投資決策信息并對信息真實性負責;發行人及其中介服務機構對虛假陳述承擔刑事責任在內的嚴重法律風險和后果。如此,政府與市場之間的關系得以進行更為順暢地梳理——資本市場機制在資本資源優化配置過程中發揮決定性作用,證券監管機構進行信息披露監管,司法機關懲防資本市場違法犯罪;發行人、交易者以及市場中介機構在公平、公正、公開的環境下,以更高的效率實現市場的融資與投資功能。

      保障證券期貨犯罪“零容忍”落到實處

      刑法修正案(十一)提高對于證券期貨犯罪的打擊力度之后,行政監管與司法實務部門重在明確相關犯罪疑難構成要件的核心認定標準。

      就刑法修正案(十一)重點修改的刑法第160條欺詐發行股票、債券罪、第161條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而言,法律所規定的“重要”或者“重大”判斷標準,是最為重要的構成之一。以科創板發行條件為例,企業科創定位條件與財務條件是最為核心的底線要求。發行人對企業定位或者財務問題進行虛假記載(編造或者隱瞞與主營業務、核心技術、成長性、市值或者營收等有關事項)的,構成刑法第160條中的隱瞞“重要”事實或者編造“重大”虛假內容。需要強調,科創板注冊制下的公開發行財務指標,是以“預計”市值、營收、研發投入等為重點導向的,相對核準制以公司三年連續盈利要求,已經在強調企業財務成長性的角度進行了有針對性的顯著“放寬”,不僅沒有對凈利潤做出絕對性的要求,而且突出市值規模的預測性。所以,具體的建議是,在股票發行注冊制下,欺詐發行股票、債券罪的罪質特征,強調的是在企業基本定位和財務層面(企業成長性)對市場或者投資者的重大信息誤導,而不管其是關于公司能否發行的誤導,還是公開發行價格的誤導(在符合公開發行財務指標的基礎上,科創公司凈利潤水平越高、營業收入越高或者研發投入占比越高,其公開發行價格預計越高)。因此,對于核心要素的信息誤導,即構成欺詐發行股票、債權罪中的重大性標準。刑法修正案(十一)實施過程中,諸如此類的核心構成要件還需要進一步通過司法解釋等予以明確,才能真正保障證券期貨犯罪“零容忍”落到實處。

     

     

     

     

     

     

    劉憲權:刑法修正案(十一)審議通過 強化證券期貨違法犯罪治理“行刑銜接”

    2020-12-26 21:26:31 來源: 中國證券報 作者:劉憲權

    中證網訊(記者 昝秀麗)12月26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了刑法修正案(十一),并將于2021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和證券法修改相銜接,修改內容大幅提高了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中介機構提供虛假證明文件和操縱市場等四類證券期貨犯罪的刑事懲戒力度。華東政法大學刑事法學研究院院長劉憲權當日在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刑法修正案(十一)對證券期貨犯罪內容的修訂中有不少是為了配合注冊制改革而出現的,此舉無疑有助于強化證券期貨違法犯罪治理的“行刑銜接”,也避免了司法實踐中有關爭議的出現,對推進注冊制改革是一個有益的舉動。

      劉憲權指出,刑法修正案(十一)關于證券期貨犯罪內容的修訂將對資本市場治理產生重大影響。具體來看,一是對證券期貨違法犯罪行為起到明顯的威懾作用。因為刑法修正案(十一)對證券期貨犯罪內容的修訂表現為明顯的重刑化,不僅提高了有關罪名的法定刑,擴大了證券期貨犯罪的規制范圍,還強調了部分人員的刑事責任,勢必會警醒有關人員,一定程度上能夠減少證券期貨違法犯罪行為的發生。二是有助于推進注冊制改革。刑法修正案(十一)對證券期貨犯罪內容的修訂中有不少是為了配合注冊制改革而出現的,此舉無疑有助于強化證券期貨違法犯罪治理的“行刑銜接”,也避免了司法實踐中有關爭議的出現,對推進注冊制改革是一個有益的舉動。

      劉憲權表示,刑法修正案(十一)大幅提高欺詐發行股票、債券罪的刑期上限和罰金幅度,強化“關鍵少數”的刑事責任追究、壓實保薦人等中介機構的“看門人”職責意義重大。一是為司法實踐對此類人員刑事責任的認定提供了明確的依據。以明確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實施欺詐發行股票、債券和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行為的刑事責任為例,在刑法修正案(十一)頒布以前,若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實施了前述行為,可以認定為欺詐發行股票、債券罪和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共同犯罪。但其實即便出現了這種情形,司法實踐中也很少將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認定為共同犯罪。刑法專門規定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的刑事責任可以明確此類行為的刑法依據,同時對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的刑事追責還可以不受到共同犯罪規定的約束。二是通過嚴懲實施證券期貨犯罪中的“關鍵少數”和“看門人”,達到全面治理資本市場違法犯罪亂象的根本目的。證券犯罪的發生往往需要多方主體的分工配合,特別是依賴具有特定職責的主體,即“關鍵少數”和“看門人”群體,因此嚴懲上述群體能夠實現對證券期貨犯罪的精準打擊,同時提高懲治證券期貨犯罪效率。

    此外,劉憲權指出,證券期貨犯罪是典型的法定犯,認定證券期貨犯罪以前置法規定為基本前提。實現“行刑銜接”需要注重兩方面內容:一是立法上刑法規定應當注重與前置法的銜接,在前置法更新之時及時回應,避免出現司法認定爭議;二是司法中要注重有關部門的分工配合與溝通,對于行政部門認定的事實證據,司法部門應當重視,但是司法部門不應照搬行政部門認定的結果。

     

     

     

     

     

     

     

     

    刑法修正案大幅提高證券期貨犯罪刑罰力度

    發布時間:12-28 07:45新浪財經官方帳號

    來源:上海證券報

    12月26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了刑法修正案(十一),并將于2021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此次刑法修改與以信息披露為核心的注冊制改革相適應,與證券法修改相銜接,大幅提高了對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等4類證券期貨犯罪的刑事懲戒力度。證監會26日在官方網站發文祝賀“刑法修正案”通過,指出“刑法修正案”表明了國家“零容忍”打擊證券期貨犯罪的堅定決心。

    大幅提高刑罰力度,強化對“關鍵少數”刑事追責

    刑法修正案”主要從四個方面為資本市場提供更加堅實的法治保障:

    一是大幅提高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等犯罪的刑罰力度。對于欺詐發行,修正案將刑期上限由5年有期徒刑提高至15年有期徒刑,并將對個人的罰金由非法募集資金的1%-5%修改為“并處罰金”,取消5%的上限限制,對單位的罰金由非法募集資金的1%-5%提高至20%-1倍。對于信息披露造假,修正案將相關責任人員的刑期上限由3年提高至10年,罰金數額由2萬元-20萬元修改為“并處罰金”,取消20萬元的上限限制。

    二是強化對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等“關鍵少數”的刑事責任追究。修正案明確將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組織、指使實施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以及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隱瞞相關事項導致公司披露虛假信息等行為納入刑法規制范圍。

    三是壓實保薦人等中介機構的“看門人”職責。修正案明確將保薦人作為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罪和出具證明文件重大失實罪的犯罪主體,適用該罪追究刑事責任。同時,對律師、會計師等中介機構人員在證券發行、重大資產交易活動中出具虛假證明文件、情節特別嚴重的情形,明確適用更高一檔的刑期,最高可判處10年有期徒刑。

    四是與證券法修訂保持有效銜接。一方面,將存托憑證和國務院依法認定的其他證券納入欺詐發行犯罪的規制范圍,為打擊欺詐發行存托憑證和其他證券提供充分的法律依據;另一方面,借鑒新證券法規定,針對市場中出現的新的操縱情形,進一步明確對“幌騙交易操縱”“蠱惑交易操縱”“搶帽子操縱”等新型操縱市場行為追究刑事責任。

    證監會:將推動加快修改完善刑事立案追訴標準

    對于本次刑法修改,證監會發文指出,這是繼證券法修改完成后涉及資本市場的又一項重大立法活動,表明了國家“零容忍”打擊證券期貨犯罪的堅定決心,對于切實提高證券違法成本、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維護市場秩序、推進注冊制改革、保障資本市場平穩健康發展具有十分深遠的意義。

    證監會表示,近年來,隨著資本市場的快速發展,證券期貨犯罪出現了一些新情況、新問題。一段時間以來,由于犯罪成本低,發生了一些惡性財務造假案件,損害了廣大投資者的合法權益,危及市場秩序,制約資本市場功能的有效發揮,市場反映強烈。此次刑法修改堅持問題導向、突出重點,以防范化解金融風險、保障金融改革、維護金融秩序為目標,與以信息披露為核心的注冊制改革相適應,和證券法修改相銜接,大幅提高了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中介機構提供虛假證明文件和操縱市場等四類證券期貨犯罪的刑事懲戒力度,為打造一個規范、透明、開放、有活力、有韌性的資本市場提供了堅實的法治保障。

    十四五”規劃建議提出,要完善現代金融監管體系,提高金融監管透明度和法治化水平,對違法違規行為“零容忍”。證監會表示,下一步將推動加快修改完善刑事立案追訴標準,加強修正案內容的法治宣傳教育,不斷深化與司法機關的協作配合,堅持“零容忍”打擊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等各類證券期貨違法犯罪行為,切實提高違法成本,有效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全力保障資本市場平穩健康發展。

    為資本市場風清氣正、長足發展夯實法制基石

    刑法修正案”也得到了專家學者、行業人士的高度評價。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表示,修正案把資本市場中犯罪行為高發的幾個關鍵點“一網打盡”,對進一步提升資本市場監管體系和監管能力的現代化水平,提升廣大投資者的安全感,以及優化誠實信用、公平公正、多贏共享、包容普惠的資本市場生態環境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

    劉俊海強調:“市場有眼睛,法律有牙齒。”此次刑法修改對實現民事責任、行政責任、刑事責任和信用責任之間的同頻共振作用顯著,如果有人繼續鋌而走險,必將付出沉重代價。南開大學金融研究院院長田利輝則認為,刑罰力度大幅提高,讓犯罪者得到應有的懲罰,也讓企圖通過犯法獲利之徒心存畏懼,有助于實現“不敢違”。

    渤海證券投資銀行總部董事副總經理許達認為,刑法修正案大幅提高了保薦人等中介機構的違法成本,這有利于提高上市公司質量和優化資本市場生態。川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研究所所長陳靂也表示,在資本市場全面推行注冊制的大背景下,零容忍必是大勢所趨。

    田利輝表示,目前,行政處罰、民事訴訟和刑事追責已經構成了對證券市場違規違法行為的有效的懲戒體系,為資本市場風清氣正、長足發展夯實了法制基石。

     

     

     

     

     

     

     

     

     

     

    刑法修正案(十一)獲通過!欺詐發行犯罪刑期最高可達15年,信披造假罰金取消20萬元上限

    中國證券報  2020年12月26日 22:26

    12月26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了刑法修正案(十一),并將于2021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和證券法修改相銜接,修改內容大幅提高了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中介機構提供虛假證明文件和操縱市場等四類證券期貨犯罪的刑事懲戒力度,并強化對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等“關鍵少數”的刑事責任追究、壓實保薦人等中介機構的“看門人”職責等。

    專家認為,刑法修正案(十一)顯著提升了證券期貨犯罪震懾效力,將為注冊制改革提供強有力的法治保障,有助于將證券期貨犯罪“零容忍”要求落到實處。

    證監會表示,下一步,證監會將以認真貫徹落實刑法修正案(十一)為契機,推動加快修改完善刑事立案追訴標準,加強刑法修正案(十一)內容的法治宣傳教育,不斷深化與司法機關的協作配合,堅持“零容忍”打擊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等各類證券期貨違法犯罪行為,切實提高違法成本,有效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全力保障資本市場平穩健康發展。

    對四項罪名做出修改

    將欺詐發行犯罪刑期上限提高至15年

    刑法是國家的基本法律,1997年全面修訂刑法以來,先后通過了一個決定、十個刑法修正案和十三個有關刑法的法律解釋,及時對刑法作出修改、補充和明確適用。其中,與資本市場相關的修正案共有三個(修正案一、六、七)。

    隨著資本市場快速發展,證券期貨犯罪出現了許多新情況、新問題,突出表現在: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的刑期過低,操縱證券、期貨市場犯罪出現了一些新的犯罪手段等,因此亟需修改完善刑法有關證券期貨犯罪的規定。

    刑法修正案(十一)對欺詐發行股票、債券罪等四項罪名做出具體修改。

    大幅提高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等犯罪的刑罰力度。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等違法犯罪行為是資本市場的“毒瘤”,修正案大幅強化了對上述犯罪的刑事打擊力度。對于欺詐發行,修正案將刑期上限由5年有期徒刑提高至15年有期徒刑,并將對個人的罰金由非法募集資金的1%-5%修改為“并處罰金”,取消5%的上限限制,對單位的罰金由非法募集資金的1%-5%提高至20%-1倍。對于信息披露造假,修正案將相關責任人員的刑期上限由3年提高至10年,罰金數額由2萬元-20萬元修改為“并處罰金”,取消20萬元的上限限制。

    強化對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等“關鍵少數”的刑事責任追究。實踐中,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等往往在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等案件中扮演重要角色。修正案強化了對這類主體的責任追究,明確將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組織、指使實施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以及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隱瞞相關事項導致公司披露虛假信息等行為納入刑法規制范圍。

    壓實保薦人等中介機構的“看門人”職責。保薦人等中介機構是資本市場的“看門人”,其勤勉盡責對于資本市場健康發展至關重要。修正案明確將保薦人作為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罪和出具證明文件重大失實罪的犯罪主體,適用該罪追究刑事責任。同時,對于律師、會計師等中介機構人員在證券發行、重大資產交易活動中出具虛假證明文件、情節特別嚴重的情形,明確適用更高一檔的刑期,最高可判處10年有期徒刑。

    與證券法修訂保持有效銜接。一方面,將存托憑證和國務院依法認定的其他證券納入欺詐發行犯罪的規制范圍,為將來打擊欺詐發行存托憑證和其他證券提供充分的法律依據;另一方面,借鑒新證券法規定,針對市場中出現的新的操縱情形,進一步明確對“幌騙交易操縱”、“蠱惑交易操縱”、“搶帽子操縱”等新型操縱市場行為追究刑事責任。

    補齊制度短板

    保障證券期貨犯罪“零容忍”落到實處

    據了解,早在2016年,證監會就已經提出了修改完善刑法有關證券期貨犯罪規定的建議。2018年刑法修正案(十一)列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立法規劃后,證監會積極配合立法機關開展工作,推動修正案順利出臺。業內人士認為,刑法修正案(十一)補齊了證券期貨領域刑事犯罪成本過低的制度短板,是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的重要制度安排。

    上海交通大學凱原法學院副教授謝杰表示,上述立法調整,在全面深化資本市場改革的背景下,有利于進一步促進資本市場平穩健康發展。在證券法完成較大規模的修改與實施背景下,證券犯罪的刑法修正,有助于確保刑事立法與司法及時應對資本市場犯罪的挑戰,更好地實現保障市場效率與投資者權益。

    另有專家指出,刑法修正案(十一)強化對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等“關鍵少數”的刑事責任追究、壓實保薦人等中介機構的“看門人”職責,并與證券法修訂保持有效銜接,將為推行注冊制改革提供重要的法治保障。此外,刑法修正案(十一)提高對于證券期貨犯罪的打擊力度之后,還需加強證券領域“行民刑銜接”形成立體化追責體系,保障證券期貨犯罪“零容忍”落到實處。

    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湯欣認為,依法從嚴打擊資本市場造假行為,民事責任、刑事責任均需逐步豐富和完善。目前,在民事責任領域,證券集體訴訟制度等機制已經出臺,而刑事責任制度不是證券法所能包含的,必須回歸到刑法當中。因此,需要聯動考慮證券法、公司法與刑法相關條款的對接,這次刑法的聯動修改,將進一步提高資本市場造假欺詐成本。

     

     

     



     

     

     

    欺詐發行、信披造假刑期罰金大幅上提!三類新型操縱市場行為將被追究刑責,“股市名嘴”等被點名

    中國證券報   2020年12月27日 09:23

    12月26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了刑法修正案(十一),并將于2021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和證券法修訂相銜接,修改內容大幅提高了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提供虛假證明文件和操縱市場等四類證券期貨犯罪的刑事懲戒力度,并強化對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等“關鍵少數”的刑事責任追究、壓實保薦人等中介機構的“看門人”職責等。本次刑法修改借鑒新證券法規定,明確對“幌騙交易操縱”“蠱惑交易操縱”和“搶帽子交易操縱”等新型操縱市場行為追究刑事責任。

    專家認為,刑法修正案(十一)顯著提升了證券期貨犯罪震懾效力,將為注冊制改革提供強有力的法治保障,有助于將證券期貨犯罪“零容忍”要求落到實處。

    對四項罪名做出具體修改

    刑法是國家的基本法律,1997年全面修訂刑法以來,先后通過了一個決定、十個刑法修正案和十三個有關刑法的法律解釋,及時對刑法作出修改、補充和明確適用。其中,與資本市場相關的修正案共有三個(修正案一、六、七)。

    隨著資本市場快速發展,證券期貨犯罪出現了許多新情況、新問題,突出表現在: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的刑期過低,操縱證券、期貨市場犯罪出現了一些新的犯罪手段等,因此亟需修改完善刑法有關證券期貨犯罪的規定。

    刑法修正案(十一)對欺詐發行股票、債券罪等四項罪名做出具體修改。

    (一)將欺詐發行犯罪刑期上限提高至15年

    欺詐發行被普遍認為是資本市場中性質最為惡劣、主觀惡性最大、各方面深惡痛絕的犯罪行為,修改前,欺詐發行犯罪的刑期上限只有5年有期徒刑,本次主要作出四方面修改。

    一是大幅提高刑期上限和罰金幅度。刑法修正案(十一)將欺詐發行犯罪的刑期上限由5年有期徒刑提高至15年有期徒刑,并將對個人的罰金由非法募集資金的1%-5%修改為“并處罰金”,取消5%的上限限制,對單位的罰金由非法募集資金的1%-5%提高至20%-1倍。

    二是將存托憑證納入欺詐發行犯罪的規制范圍。同時,考慮到國務院將來可能認定新的證券品種,增加了“等證券”的表述,為打擊欺詐發行其他證券品種的犯罪行為提供了法律依據。

    三是精確懲處“幕后”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明確將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組織、指使公司實施欺詐發行納入刑法規制范圍,并明確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是單位時實行“雙罰制”。

    四是適應實踐需要,增加“等發行文件”的表述。修改前的本罪的犯罪對象只規定了“招股說明書、認股書、募集辦法”,僅為發行人向主管部門提交或者向投資者披露文件的一部分,難以覆蓋發行過程中涉及的所有文件。例如,在科創板發行上市審核過程中,上交所出具問詢函后,發行人及相關中介機構會向上交所提交回復意見,并通過上交所網站對社會公眾及投資者公開。這些文件是投資者判斷公司價值的重要依據,也屬于發行文件。另外,2019年6月高法院出臺的《關于為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改革提供司法保障的若干意見》,也將科創發行上市審核中發行人及中介機構提交的回復意見視為發行文件的一部分。

    (二)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刑期上限提至10年

    在推行股票發行注冊制改革的背景下,更需要進一步加大對信息披露造假行為打擊力度,讓失信欺詐者付出沉重代價。在本次刑法修改前,本罪犯罪主體的規定不夠全面,且刑期設置相對偏低,與注冊制以信息披露為核心的理念不盡一致。本次主要作出如下修改。

    一是大幅提高刑罰。根據刑法原第一百六十一條的規定,法定最高刑為3年有期徒刑,罰金最高為20萬元,已不能準確地評價信息違規披露的危害程度。因此,刑法修正案(十一)將本罪刑期提高至10年有期徒刑,同時將罰金修改為不定額罰金。

    二是強化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的刑事責任。刑法修正案(十一)在本罪中強化了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的刑事責任,明確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實施或者組織、指使實施信息違規披露或者不披露重要信息的,或者隱瞞相關事項導致他人利益受損或者具有其他嚴重情節的,根據本條第一款中有關單位責任人員的規定處罰。公司、企業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本身是單位的,實行“雙罰制”。

    (三)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罪最高可判處10年有期徒刑

    中介機構是資本市場的看門人,需要充分了解發行人的經營情況和風險,并對發行的申請文件和信息披露資料進行核查驗證,在確保發行人信息披露真實、準確、完整方面負有很高的義務,其勤勉盡責對于資本市場的健康發展至關重要。

    本次修改主要如下:

    一是明確規定保薦人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保薦人除了要保障自己提供的發行文件真實、準確和完整外,還需要對會計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和評估機構提供的證明文件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完整性進行審慎核查。原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條的條文沒有明確將保薦人作為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罪的犯罪主體。刑法修正案(十一)明確將保薦人作為本罪的犯罪主體,適用該罪追究刑事責任。

    二是強化中介人員在證券發行、重大資產交易活動中出具虛假證明文件的刑事打擊力度。刑法修正案(十一)明確,對于中介人員在證券發行、重大資產交易活動中出具虛假證明文件、情節特別嚴重的情形,適用更高一檔的刑期,最高可判處10年有期徒刑。

    (四)明確對三類新型操縱市場行為追究刑事責任

    操縱證券、期貨市場是資本市場一種常見、多發的違法犯罪行為,其行為具有專業性強、犯罪手段隱蔽、操縱方法多樣等特點。現行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條列舉的三類操縱情形是比較傳統的犯罪形態,在實踐中已很少存在。

    業內人士指出,實踐中,“蠱惑交易操縱”“搶帽子交易操縱”“幌騙交易操縱” 等已經較為常見。從搜集到的有關操縱市場犯罪的判決書情況看,過半數的案件判決案件引用兜底條款予以處罰,反映出現行刑法規定的操縱情形與實踐相脫節的問題。因此本次刑法修改借鑒新證券法規定,明確對“幌騙交易操縱”“蠱惑交易操縱”和“搶帽子交易操縱”等新型操縱市場行為追究刑事責任:

    一是不以成交為目的,頻繁或者大量申報買入、賣出證券、期貨合約并撤銷申報。該行為方式被稱為“幌騙交易操縱”。在證券和期貨交易中,投資者的報價即使未成交,也會反應在報價系統交易行情中;如果行為人不以成交為目的,頻繁或者大量申報并撤銷申報,可能會影響其他投資者對市場狀況的判斷并影響其投資決策,進而影響交易價格和交易量。 認定“頻繁"申報和撤銷申報,要考慮行為人在同一交易日內,在同一證券、期貨的有效競價范圍內,按照同一買賣方向進行申報和撒銷申報達到的次數。認定“大量”申報并撤銷申報量,則要綜合考慮行為人的申報量占總申報量、成交量的比例等因素判斷。

    二是利用虛假或者不確定的重大信息,誘導投資者進行證券、期貨交易。該行為方式被稱為“蠱惑交易”。行為人利用虛假或者不確定的重大信息,誘導投資者在不了解事實真相的情況下做出投資決策,影響證券、期貨交易價格或者交易量;行為人則在編造、傳播虛假或者不確定的重大信息之前買入或賣出相關證券、期貨合約,而在該信息使股價、期貨合約價格發生預期的波動之后賣出或買入相關證券、期貨合約。

    三是對證券、證券發行人、期貨交易標的公開作出評價、預測或者投資建議,同時進行反向證券交易或者相關期貨交易。該行為方式被稱為“搶帽子交易操縱”, 從事搶帽子交易操縱的主要是對部分投資者有一定影響力的主體,如證券公司、證券咨詢機構、專業中介機構及其工作人員,電視廣播中所謂的“金融專家”“股市名嘴”。“搶帽子交易操縱”不僅會擾亂市場,還會侵害投資者的合法權益,刑法修正案(十一)明確要追究此類行為的刑事法律責任。

    彰顯“零容忍”決心

    保障資本市場平穩健康發展

    證監會表示,本次刑法修改,是繼證券法修改完成后涉及資本市場的又一項重大立法活動,是貫徹落實習近平法治思想、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的重要舉措,體現了黨中央、全國人大對資本市場的高度重視、親切關心和大力支持,表明了國家“零容忍”打擊證券期貨犯罪的堅定決心,對于切實提高證券違法成本、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維護市場秩序、推進注冊制改革、保障資本市場平穩健康發展具有十分深遠的意義。

    十四五”規劃建議提出,要完善現代金融監管體系,提高金融監管透明度和法治化水平,對違法違規行為“零容忍”。下一步,證監會將以認真貫徹落實刑法修正案(十一)為契機,推動加快修改完善刑事立案追訴標準,加強刑法修正案(十一)內容的法治宣傳教育,不斷深化與司法機關的協作配合,堅持“零容忍”打擊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等各類證券期貨違法犯罪行為,切實提高違法成本,有效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全力保障資本市場平穩健康發展。

     

     

     

     

    典型案例

     

     

     

     

     

     

     

     

     

     

     

     

     

     

     

     

    1、康得新財務造假案。本案系一起上市公司連續多年財務造假的典型案件。2015至2018年,康得新復合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編造虛假合同、單據虛增收入和成本費用,累計虛增利潤115億元。本案表明,財務舞弊嚴重破壞市場誠信基礎和投資者信心,嚴重破壞信息披露制度的嚴肅性,監管部門堅決依法從嚴查處上市公司財務造假等惡性違法行為。

      2、康美藥業財務造假案。本案系一起上市公司系統性財務造假典型案件。2016至2018年,康美藥業股份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董事長等通過虛開和篡改增值稅發票、偽造銀行單據,累計虛增貨幣資金887億元,虛增收入275億元,虛增利潤39億元。本案顯示,上市公司財務信息披露的真實、準確和完整是市場健康發展的基礎,大股東、實際控制人和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要講真話、做真賬,維護信息披露制度的嚴肅性。

      3、獐子島財務造假案。本案系一起上市公司“寅吃卯糧”、調節利潤的惡性舞弊案件。獐子島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獐子島)少報當年扇貝采捕海域、少計成本,虛增2016年利潤;隨后將以前年度已經采捕但未結轉成本的虛假庫存一次性核銷,虛減2017年利潤,連續兩年財務報告嚴重失實。本案表明,上市公司財務造假的背后是法人治理缺位、內控管理混亂,必須壓實大股東、實際控制人和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等“關鍵少數”的法定責任。

      4、東方金鈺財務造假案。本案系一起上市公司虛構業務的典型造假案件。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東方金鈺股份有限公司為完成營業收入、利潤總額等業績指標,偽造翡翠原石采購、銷售合同,控制19個銀行賬戶偽造采購、銷售資金往來,累計虛構利潤3.6億元。本案表明,上市公司系統性財務造假嚴重影響上市公司質量提高,嚴重侵害投資者合法權益,是不可觸碰的監管“高壓線”。

      5、長園集團財務造假案。本案系一起上市公司并購標的財務造假的典型案件。2016年長園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長園集團)收購長園和鷹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簡稱長園和鷹)80%股權。為使長園和鷹完成業績承諾,由時任董事長組織虛構海外銷售,提前、重復確認收入,累計虛增利潤3億元。本案表明,給上市公司注入“有毒資產”,嚴重損害投資者利益,重組參與各方均應承擔相應責任。

      6、汪耀元等人內幕交易案。本案系一起巨額內幕交易案。2015年初,健康元藥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健康元)實際控制人籌劃減持股份、引入新的投資方,期間汪耀元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密切聯絡、接觸,與親屬共同控制21個賬戶買入“健康元”10億余元,獲利9億余元,被罰沒36億余元。本案表明,利用內幕信息從事交易,不僅損害其他投資者利益,而且破壞市場公平交易秩序,依法應予嚴懲。

      7、吳聯模操縱市場案。本案系一起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操縱本公司股價的典型案件。凱瑞德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凱瑞德)實際控制人吳聯模在2015年至2016年配資14億余元,炒作“凱瑞德”股價;同時操控上市公司利好信息發布節奏影響股價,非法獲利8500余萬元,被處罰沒款5.1億余元。本案表明,上市公司大股東、實際控制人應當依法參與公司治理,推動公司聚焦主業,規范發展,切勿觸碰操縱市場等違法紅線。

    8、遠大石化跨市場操縱期貨合約案。本案系一起跨期貨現貨市場操縱的典型案件。證監會查明,2016年5月至8月,遠大石化有限公司(簡稱遠大石化)利用資金優勢,控制18個期貨賬戶,大量連續買入聚丙烯期貨合約PP1609,同時在現貨市場通過直接購買、代采代持等方式大量囤積現貨,制造聚丙烯需求旺盛氛圍,影響期貨合約價格,涉嫌操縱期貨市場犯罪。2020年9月,法院判決遠大石化罰沒款7.4億元,董事長吳某有期徒刑4年并處罰金500萬元。本案表明,操縱市場制造虛假價格,引發市場波動,擾亂市場正常秩序,監管部門始終保持高壓態勢。

     

     

     


    Copyright ? 2017 廣東梅雁吉祥水電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0753-2218286 2239829    傳真:0753-2232983    E-mail: mysd@chinameiyan.com     地址:廣東省梅州市梅縣新縣城沿江南路1號
    国产牛仔裤网站精品